大连银行一季度净利润暴降九成 资产质量承压-银行频道-和讯网

图片 1

审校:一条辉

但是作为一家未上市银行,大连银行还不必采用I9准则。从他采用的“资产减值损失”这一说法来看,也能看出仍在使用旧准则。所以根源还是在资产质量上。

图片 2

面对今年16.5亿的净利润目标,大连银行显得有些吃力。

冲击IPO屡屡受挫的大连银行,在新任董事长崔磊上任将近一年后仍面临重重困境,无暇重启上市计划。

日前,大连银行公布了其一季度报告,21世纪经济报道发现,作为东北经济强市本地法人行的大连银行,其一季度净利润较去年同比骤降9成,资本充足率为10.5%,逼近监管红线。

净利润同比下降88%,资产减值损失大幅计提

今年一季度,大连银行的净利润有些跌破眼镜,仅有5936万元,远远低于去年同期的5.07亿元,同比下跌88%。大连银行去年实现净利润16.31亿元,也就是说,今年一季度才实现了去年净利润的不到百分之四!

近期,大连银行公布了2019年的第一季度报告和2018年的年度报告,一季度营收为17.92亿元,相较于上年同期微降了2.56%,但是净利润却出现了大幅滑坡,同比暴跌了88%至0.59亿元,远远低于去年同期的5.07亿元。

该行2018年年报对2019年曾经提出经营目标:实现净利润 16.5
亿元,也就是说要略超过2018年。而该行一个季度交出的成绩单,才实现了3.5%。

首席创业官注意到,该行2018年年报对2019年曾经提出经营目标:实现净利润
16.5
亿元,而该行一个季度交出的成绩单,才实现了3.5%。在此之前,2018年净利润也较2017年下滑了10.14%。

在此之前,2018年净利润也较2017年下滑了10.14%。年报称,原因在于加大资产减值支出和不良核销力度,降低了净利润目标。事实上,2015年下半年行长王劲平因严重违法违纪被查之后,四大AMC之一的中国东方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2016年入主大连银行并实现控股,客观上多年业绩下挫的大连银行经营方面有所好转,然而现在又面临净利润急速下滑的问题。

年报称,净利润骤降的原因在于报告期内该行计提资产减值损失大幅提升,甚至高过一季度比去年同期减少的净利润,导致利润空间明显缩窄。

资产减值损失大幅计提

年报数据显示,大连银行2018年末资产减值损失25.73亿,较上一年上升了28.59%。资产减值损失支出的加大带来的后果便是对银行净利润的侵蚀。结果就是大连银行去年净利润下滑了10.14%。

大连银行业绩滑坡的原因何在?

首席创业官在对比了大连银行2018年第一季度和2019年第一季度的财务报告后发现,该行在今年第一季度的营业支出同比增长了47.33%至17.4亿。其中资产减值损失支出较上一年增加了6亿元,增幅高达96.3%,几近翻倍,可以说是资产减值的巨幅增长成了大连银行利润暴跌的直接导火索。

得从营业收入和营业支出方面分别来看。

资产减值的巨额增长和资产质量的变差相辅相成。年报数据显示,报告期末大连银行不良贷款余额为
41.52 亿元,较上年末增加 3.57 亿元。一季度末不良率虽然由年初的2.31%降至
2.29%,但在城商行中仍然高居榜首。

2019年大连银行营业收入为17.91亿元,较上一年同期减少2.61%,降幅并没有那么明显。具体来看,利息净收入较上年同期下滑了8.8%,该行2018年年报显示净息差缩窄了0.2%,可能是该趋势的延续。但这1.44亿的利息净收入减少也不能完全解释净利润的骤减。更何况,从其他营收项目来看,手续费及佣金净收入是同比上升的,投资收益一季度顺利扭亏,汇兑收益损失较上一年缩窄,唯一就是公允价值变动收益略有减少,但对净利润的影响有限。

流动性吃紧

再来看营业支出方面,问题就找到了。

除了净利润惨不忍睹,大连银行的流动性吃紧也反应在了账面上。

2019年一季度,大连银行营业支出较去年同期上涨5.59亿元,同比增47%!究其原因,是资产减值损失支出较大——较上一年增加6亿元,增幅超过100%,将近去年全年的一半。

一季度末,大连银行的流动性覆盖率为179.91%,相较于年初的250.04%,直线下滑了70个百分点。

正是由于报告期内该行计提资产减值损失大幅提升,导致利润空间明显缩窄。而这部分资产减值损失的支出,甚至高过一季度比去年同期减少的净利润。

同时,资本充足率也持续走低。从2018年一季度末的11.62%,下降到2018年年底的11.35%,再到今年一季度又进一步下降,该行的资本充足率、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一级资本充足率分别为:10.5%、8.78%和8.78%,分别下降了0.85、0.27和0.27个百分点。

事实上,2018年末资产减值损失已经较上一年上升28.59%。大连银行近期资产下迁压力较大。

与此同时,该行的流动性覆盖率也较年初下降了70.13个百分点。

大量计提信用减值损失在很多家上市银行一季报都出现过,比如青岛银行、交通银行、中信银行(601998)等。很多是因为IFRS9新会计准则的使用,金融资产减值的范围由此前的“已发生的损失”扩大至“预期损失”,区分为三个阶段对信用风险计提减值。此外,银行表外风险同样计提。

另外,大连银行近期有同业资金大量拆入的迹象。比如2018年的财报显示,同业资金拆入52.37亿元,较上一年增加49.92%。一季度报告显示,拆入资金107.40亿元,是年初的两倍。

但是作为一家未上市银行,大连银行还不必采用此规则。从他采用的“资产减值损失”这一说法来看,也能看出仍在使用旧准则。所以根源还是在资产质量上。

内控风险不断

“资产质量一个季度中下滑这么快,还是挺罕见的,”一位参与过上市金融企业审计工作的人士表示,“除非接下来有IPO计划,特别是A股,或有可能大幅计提”。

对于大连银行,2018年一个不容忽视的改变则是掌舵者易主。2018年9月,大连银行进行了董事长换届,原董事长陈占维退休,具有中国东方资产背景的崔磊出任董事长。

2017年7月27日,中国东方资产管理有限公司董事会秘书、副总裁陈建雄公开表示,大连银行没有准备上市,至少近两三年不上市。

东方资产是大连银行的第一大股东,持有股份34.2亿股,持股比例为50.29%。

这番发言到现在已经一年有余。事实上,脱胎于1998年3月成立的大连市商业银行,几经股份改造之后,曾于2007年正式提出A股IPO。然而之后大连银行四次IPO均未果。

但新的股东并没有给银行带来太多的改变。从2015年底大连银行引入中国东方作为战略投资者,并成为绝对控股的第一大股东的三年来,大连银行一直风波不断。

流动性吃紧

在内控方面,大连银行多次因业务违规操作收到监管部门的罚单。

大连银行的流动性吃紧也反应在了账面上。

3月6日,银保监会网站公布的北京银保监局行政处罚信息公开表显示,大连银行北京分行存在违规向关联方发放信用贷款、贷款转存定期存款并续作存单质押贷款、流动资金贷款及个人消费贷款被挪用三宗违法行为。北京银保监局责令其改正,并给予合计200万元罚款的行政处罚。

一季度末流动性覆盖率为179.91%,这是符合监管对2000亿元资产以上银行的流动性覆盖率的要求的,但年初是250.04%,直线下滑了70个百分点。

3月27日,大连银行北京朝阳支行因贷款转存定期存款并续作存单质押贷款严重违反审慎经营规则,被责令改正并罚款50万元。

资本充足率也连续降低,去年一季度末是11.62%,到了去年年底是11.35%,今年一季度末是10.5%,刚好压在了监管红线上。

除了业务违规外,后院也频频起火。

去年年底,该行拨备覆盖率在2018年末即为141.04%,在同业中处于较低水平。

4月19日,重庆银保监局公布的一张个人罚单显示,大连银行的王帆在担任大连银行重庆分行长期间,违法放贷1.2亿,受贿超13万美元,被取消银行业金融机构高级管理人员任职资格终身,禁止终身从事银行业工作,且一审被判有期徒刑3年6个月,被处罚金35万元。

另外,大连银行近期有同业资金大量拆入的迹象。比如2018年财报显示,同业资金拆入52.37亿元,较上一年增加49.92%。一季度报告显示,拆入资金107.40亿元,是年初的两倍。

而不久前该行重庆九龙坡支行前行长李星伟也因与信贷客户存在非正常资金往来、违规担保、利用个人账户为他人过渡资金,被取消银行业金融机构高级管理人员任职资格终身。

压力何在

遭遇支行行长被抓、业务违规等危机事件,又受到经济下行、资产约束等因素影响利润暴跌,大连银行陷入了发展困局。

从资产端来看,2018年大连银行的不良率从上一年的2.31%下降到2.29%,但依旧维持在城商行中的高位。而近期,大连银行又面对了一些债务处理的麻烦。

而在新任董事长崔磊的带领下,大连银行能否顺利调整业务结构,突破瓶颈,还有很多不确定因素。

比如,今年中民投遇上了流动性紧张,在今年2月25日组成了债委会,大连银行也在十家债委会副主席单位之列,要知道,这个债委会副主席主要是按照债权金额排座次的。虽然并未公布中民投对各家银行的负债情况,但大连银行面对的资产处置压力可想而知。

此外,在内控方面也出现了一定的压力,也因此吃到了罚单。

3月6日,银保监会网站公布的北京银保监局行政处罚信息公开表显示,大连银行北京分行存在违规向关联方发放信用贷款、贷款转存定期存款并续作存单质押贷款、流动资金贷款及个人消费贷款被挪用三宗违法行为。北京银保监局责令其改正,并给予合计200万元罚款的行政处罚。

3月27日,大连银保监局公布2019年第65号处罚决定书。该处罚显示:大连银行第一中心支行存在信贷管理不严格,未严格审核票据业务贸易背景真实性的行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银行业监督管理法》第四十六条规定,大连银保监局对大连银行第一中心支行处罚人民币50万元。

根据大连银行2018年报,中国东方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对其持股50.29%,持股金额为34.20亿元,第二大股东大连融达投资有限责任公司持股11.07%,第三大股东绵阳科技城产业投资基金持股4.41%,大连实德集团有限公司、承德钢铁集团有限公司均持股2.94%。

2018年9月,大连银行进行了董事长换届,原董事长陈占维退休,具有中国东方背景的崔磊出任董事长。崔磊在中国东方曾任大连办事处总经理,大连银行副行长、副董事长等职务。

相关文章